秋邊一雁聲

是秋魂:-)

靖蘇,琰殊,樓誠及衍生坑中
灣家人,常駐噗浪

【譚趙】一次酒後(短,一發完)

趙啟平和譚宗明剛喝了點酒,要從酒吧回家,看在上海的十月底天氣涼,譚宗明看看手錶覺得時間不是太晚,問趙啟平要不就直接走回家,他家就在黃浦江旁,風過來挺涼的,走走路正好醒酒。

「呦,我們譚總甚麼時候也知道要多走點路對身體好啦?」趙啟平嘖嘖稱奇:「是不是天要下雨,還是我教育有方啊?」

「是您教育有方,怎麼樣,小趙醫生您看這樣好嗎?我們就不打車了,走回去?」譚宗明索性順著趙啟平的話講下去,果不其然趙啟平龍心大悅,哼哼著說好,他今天喝高了,講起話來有幾分不可理喻和大舌頭,譚宗明倒也覺得可愛。

當然可愛了,他的趙啟平,怎樣都可愛。

高高在上的譚大總裁今天也只能充當趙啟平的拎包小弟,一隻手拿著趙啟平...

【佐久葦】無題(R15)

很短,有一句話兔赤
剛好想到的寫了

怕的屏直接上連結

http://telegra.ph/%E7%84%A1%E9%A1%8C-03-31

愚人節快樂~

【兔赤/佐久葦】不等式 01

大概是木兔>赤葦<佐久早 這樣的關係

大學生活捏造有,佐久早OOC有

木兔沒有出現(?

可能有後續可能沒有,一切看興致,01標好玩的

日常,很無聊的文


佐久早身上確實很香,不論什麼時候遇到他都可以聞到他身上一陣沐浴乳的清香。即使只是隔著球網握手,除了滿體育館屬於男孩們剛運動過的汗水,止痛噴劑的味道,還可以聞到佐久早身上那個香香的味道。

和佐久早住一段時間就可以知道這人身上為什麼總是沐浴乳的味道,因為就算沒有洗澡,他也會仔細地用洗手乳把指甲縫一一洗完或是用他隨身攜帶的那瓶乾洗手,絕對不會像其他人一樣看到什麼就拿起來吃。每次練習完也會先洗過澡才回家,吸滿汗水的...

【兔赤/佐久葦】你從雨中走來

淨是些隨筆

時間線極其混亂

可能ooc

赤葦高三設定,兔赤交往中

大多數是佐久葦⋯⋯吧?



你從雨裡走來

你走到我的傘裡

你從我身邊離去

你走回雨裡


你離開後

我和你隔著一個城市的雨

看不到誰的背影


「京治,手。」

「不是總說手髒,不想牽的嗎?」話是這麼說,赤葦還是從口袋裡抽出手伸向佐久早。他記得佐久早的手又大又熱,跟木兔學長的一樣,跟自己的不一樣,他一向是那種容易手腳冰冷的類型。

佐久早沒有回答,把穿在右手的手套脫下來交給赤葦:「穿著。」然後赤手握住赤葦的左手。

「你得先讓我戴好手套。」赤葦平靜的說,又一次掙脫了佐久早溫暖的手,低下頭仔細的把手套穿...

【兔赤】行星圖點 03

上一篇忘了打XDD

行進管樂paro,幾乎所有人同隊

私設滿天飛


--


「赤葦,你在做什麼啊?」

「我要去買飲料,學長有需要的嗎?」

因為練習時間離放學時間中間有一小段空檔,黑尾在去到體育館的路上看到赤葦正往校門口走去。

「啊,那這樣的話就順便幫我買個水果茶吧。」

「嗯。」赤葦點點頭:「要研磨買嗎?」

「可以啊,隨便買個什麼,他蠻喜歡吃珍珠的。」

赤葦說了句好,轉頭握著錢包走出校門口。

黑尾看著他的背影,看到木兔果然站在門口旁等他。


說起來今天會出校去買飲料全是因為木兔今天錯過班上集體訂飲料,班上同學又人手一杯在他旁邊晃來晃去,看了實在心癢癢,還沒放學就傳了...

【大菅】行星圖點 02

隨手打的一小段,不算成文


菅原把資料全部都整理過一次,收好,放回架子上:「這一屆入隊的學弟不少啊。」

雖然不像我們下一屆的學弟,一進來就嚇死人,一大堆都學過的,還有之前在學校也是當指揮當首席的程度,也難怪上次他們全市特優第一名拿的輕輕鬆鬆,雖然到了全國賽還是只能拿到亞軍但對於已經好幾屆沒進全國賽的他們來說已經是天賜良機。

「是啊,去年比賽大家很爭氣。」大地笑了笑這麼回答。

那時候他們也才二年級,三年級的主將們感慨著世代推翻得太快,等到了大學大概也沒多少人會繼續這個興趣,大地也只能笑笑從隊長手中接下行政的作業當上下一任的隊長。

「身為隊長不但要取得民心,更要管得住隊員,能和指揮溝通...

【兔赤】行星圖點01

行進管樂paro,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是開了這坑

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可行的話可能會有其他CP的部分

只是晃過腦海的一個片段。


「赤葦,赤葦,抱抱我。」

「不要,這樣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的,木兔前輩請住手。」

他班上的學弟還是那樣冷靜地拒絕了他,儘管他現在手上並沒有拿樂器,儘管剛剛及川剛說了relax。

一把小號和法號並排放在場邊,其他人都三三兩兩的湊在旁邊喝水休息,木兔坐在五十碼正中央,陽光照在他灰黑色的頭髮上,赤葦慢慢走到陰影處彎腰拿起水壺:「學長,不來喝點水嗎?要是中暑就不好了。」

「王牌是不會中暑的啦,哈!」木兔笑著走過來,接過赤葦替給他的水壺,大口地喝下混合了運動飲料的飲品

【岩及】後青春的詩(H/一發完)

及川站在屬於自己的置物櫃前,想了想,這是第幾次被打敗?

那好像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路,永遠走不完,而且永遠在陰影之下。他一個人,步履蹣跚地走。

「笨蛋川,如果你還在想著『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贏過牛若』的話,小心我揍死你喔。」

那最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這樣的語氣,這樣的聲音或許他的一生也只會有這樣一個人吧,及川這麼想。「小岩,可是我很難過。」這一次甚至沒有見到牛若就先輸了,好像真的輸給小飛雄那個臭小鬼了。

他知道岩泉最不喜歡他說這些喪氣話,原本都抬手準備好要擋下竹馬的拳頭,迎來的卻只有那個充滿潮濕和熱氣的擁抱。

「也只有這一次,就當是讓讓後輩吧。」

明明他知道的,也許全隊最不甘願的是岩泉,...

【樓誠/ABO】全世界我最喜歡你(九,完結)

因為要出本子所以寫完了,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樓誠ABO設定 

Alpha/乾元 Beta/中庸 Omega/坤澤,設定感謝一握灰太太

*童養媳設定,雷者請繞道而行

*可能會有犯罪行為但是目前沒有(?

*OOC及時間軸混亂及忽略請包容QQ

以上都可以接受再繼續往下看謝謝


18.

今天是阿誠的生日,在他們家的傳統算是成年的年紀,明鏡自然給他準備了一個慶生會。原本他是打算採用跟明樓一樣規格的邀請所有親戚一起到場參加,只是阿誠堅持他不想要面對太多人,他的生日,有大姐、大哥和明臺就夠了。明鏡見他如此堅持也就和了他的意,要阿香好好準備一桌菜,讓明樓去買個蛋糕給他。...

【樓誠/ABO】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八上)

好久不見啊大家

寫的心有點累,先停在這,嗯


樓誠ABO設定 

Alpha/乾元 Beta/中庸 Omega/坤澤,設定感謝一握灰太太

*童養媳設定,雷者請繞道而行

*可能會有犯罪行為但是目前沒有(?

*OOC及時間軸混亂及忽略請包容QQ

以上都可以接受再繼續往下看謝謝


就是這樣,明樓的信息素充斥在整個明家,連身為中庸的僕人們都能聞到他濃濃的味道。

他自己也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藥罐子都乖乖拿出來放在桌子上了,被明鏡知道的話應該會被罵吧,但是就是不想吃。好像有個聲音告訴他應該好好利用這次的發情期。

即使沒有明確的科學根據,但是大家都知道用乾元的信息...

12345
©秋邊一雁聲 | Powered by LOFTER